中超转会逐渐复苏:标王1440万 外援名额全部用满

网站小编 作者:网站小编

来源:澎湃新闻

29日零点,2024赛季中超联赛冬季转会窗正式关闭。

据专门负责统计转会数据的德国《转会市场》网站统计,山东新援泽卡和申花国脚谢鹏飞分别成为外援和内援的标王。

在中超俱乐部逐步摆脱经济困难的大背景下,16家中超球队都用完了5个外援名额,转会市场开始逐渐复苏。

山东泰山签下外援中锋泽卡。

冬窗标王为185万欧元

数据统计显示,山东泰山从韩国浦项铁人签下外援高中锋泽卡的转会费达到了185万欧元(约合人民币1440万元),这也成为整个冬窗最高转会支出。 

外援市场方面,武汉三镇分别花费70万欧元和65万欧元签下了前锋佩德罗·恩里克和攻击型中场门德斯;北京国安花费55万欧元签下中场古加;津门虎花费50万欧元签下中场阿代米;南通支云花费46万欧元签下了攻击型中场赫苏斯·戈迪内斯,这几笔转会的实际费用都达到了人民币300万元级别。

此外,成都蓉城还花费60万欧元签下了外援中卫莱切特和边翼卫古尔芬克尔,再加上严鼎皓、韦世豪两人的转会费,成都蓉城纯投入转会费达到156万欧元,仅次于山东泰山的185万欧元,排名冬窗转会支出第二。

谢鹏飞加盟申花。

本土球员方面,《转会市场》网站公布的标王为从武汉三镇转会上海申花的国脚谢鹏飞,费用达到116万欧元(约900万元)。

不过据澎湃新闻记者从接近三镇俱乐部的消息源了解,谢鹏飞转会全部费用结构并不只是单一转会费,此前三镇还拖欠谢鹏飞一笔费用,申花为了争取谢鹏飞加盟,同意补充这笔费用。

而实际武汉三镇俱乐部所得到了转会费,和成都用于支付韦世豪的转会费一样,都是500万元左右。

武汉三镇俱乐部是这个冬窗出售本土球员获利最多的俱乐部,他们还将严鼎皓出售给了蓉城,费用约为250万元,这样三镇总计得到1250万元左右转会费,正好用于签下两名外援。

转会市场逐渐复苏

本次冬窗标王泽卡185万欧元的转会费,这个标的高于去年冬窗标王的成交价格,当时武汉三镇从葡超租借外援前锋阿齐兹的费用仅为90万欧元,但这已经是2023冬窗中超转会最大的一笔支出了。

上赛季冬窗转会费达到300万元的交易只有三笔,本赛季则有6笔转会交易。

由于中国足协公布了可以五外援同时出场的新政,各家俱乐部在外援引进力度上明显有一定提升——16支中超球队都在35人一线队名单中用满了可以最高注册的5人次外援人数。

而去年冬窗关闭后,受到转会禁令,深圳和大连人注册外援人数分别为2人和4人,而长春亚泰也没有用满名额,只签下了四名外援。

内援市场也在一定程度被激活——过去两年时间,内援标王都是津门虎从国安租借的杨帆,费用都为500万元左右。

据了解,国安当初花费了不菲代价从津门虎签下杨帆,俱乐部也想通过收租借费的方式来弥补当初的转会费支出。

除此之外,中超本土球员转会方式基本上都是租借和免签,但今年产生转会费用的内援交易不在少数——武汉三镇就通过出售谢鹏飞、韦世豪、严鼎皓入账1250万元左右。

山东将青训小将拜合拉木出售给深圳新鹏城,转会费接近400万元;国安也花费了近300万元签下了张一轩,孙国文和张威两人的租借费用也接近150万元;深圳新鹏城还花费100万元从河南队签下了门将彭鹏。

《转会市场》网站中国区管理员朱艺认为,无论是外援还是内援,转会费大多与身价评估接近——转会市场投入趋于理智趋势,有复苏。

而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,本土球员产生实际转会费也存在实际意义,这至少对青训是一种激励。

有专业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“否则球员都是自由身转会,做青训的连联合补偿机制的费用都拿不到。”

相关新闻

Copyright © 2022-2023 88直播